幻灯二
迟子建:红绿灯下

迟子建:红绿灯下

迟子建:红绿灯下_迟子建:红绿灯下  文/迟子建  在城市,当你走到十字街头时,往往会与红绿灯相遇。  说来好笑,我最初来到城市时,最怕的就是过街。在西安和北京求学期间,只要是有天桥和地下通道,我绝不...

林清玄:常想一二,不思八九

林清玄:常想一二,不思八九

林清玄:常想一二,不思八九_林清玄:常想一二,不思八九  文/林清玄  1  朋友买来纸笔砚台,请我题几个字让他挂在新居的客厅补壁。这使我感到有些为难,因为我自知字写得不好看,何况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写书...

买上帝的小男孩

买上帝的小男孩

买上帝的小男孩_买上帝的小男孩  20世纪初的一天,圣诞节快到了,在美国西部的一座小城,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捏着一枚1美元的硬币,沿街一家一家商店地询问:“请问, 您这儿有上帝卖吗?&rd...

暮秋有感

暮秋有感

暮秋有感_暮秋有感  文/张淑月  秋冬交替,未供暖时,这段时间最是难熬。  天,说冷也并非刺骨,说不冷,小风吹得人也像暮秋的落叶,不胜凄凉。  每逢这时,我的手将比我的心更敏感地察觉到季节的更替,粗...

年度感动文章:《韭菜》,看哭无数人

年度感动文章:《韭菜》,看哭无数人

年度感动文章:《韭菜》,看哭无数人_  年度感动文章:《韭菜》,看哭无数人  文/余显斌  1  娘打来电话,问他现在在哪儿。  他轻声说:“在医院。”  娘说:“...

父亲节,再读《背影》

父亲节,再读《背影》

父亲节,再读《背影》_  父亲节,再读《背影》  《背影》  文/朱自清  我与父亲不相见已二年余了,我最不能忘记的是他的背影。那年冬天,祖母死了,父亲的差使也交卸了,正是祸不单行的日子,我从北京到徐...

内容页广告位一